熊蕴白

You came here as an orphan and leave with a family.I would never graduate from Xavier's School for Gifted Youngster

Xavier's Diary

      日期:    天气:晴     心情:开心后失落


     今天CIA的一个黑衣先生,带着我和Erik,Raven和Moria来到了一个基地,说是希望我们能协助CIA他们进行工作,我们因此认识了一个挺可爱的男生,他叫Hank,是一个很出色的科研学家和工程师。当然他也是一个变种人。妹妹好像很喜欢这个男生,跟我呆了一会就跟他跑得没影了。噢,不!……我很抱歉写到一半突然离开,因为刚刚Erik想要离开,我想试试留下他,不为CIA不为其他,只是不知道他愿不愿意为我留下,也为他自己。他只问了我一句他我知道他些什么。我想我可以知道全部,只要他愿意留下,我有这个信心!可是……但愿明天早上能够看到他,他总不能那么冷酷面对他的救命恩人吧,不过这也是他的选择,他总是像一匹孤狼,我也没有权力让他选择我。今晚太累了,明天还需要早起,跟那位CIA先生洽谈一些事情。先到这里了,晚安。


Xavier's Diary

       日期:     天气:小雨转多云  心情:紧张


       我很抱歉今天晚上这么迟才翻开日记本,现在大概是凌晨了,我刚刚安置好了Erik。是的,一个新认识的朋友。我并不知道从何写起,但直觉告诉我再累也有必要记录下这件事情。在这之前有线报肖会出现在这片海域,我和Moria上了一艘游艇,做好一切准备阻拦肖,但是意外有个会磁控的男人,就是Erik打破了这一切计划,他控制着铁链疯狂击打着肖的船,几乎连命都不要了。我只好跳下海去把他捞起来他挣扎的很厉害,透过他脑袋的记忆,我知道了他叫Erik和他一些悲惨的身世,他很孤独,其实我也一样,可是现在不一样了。我真的很希望他明白我真的能够理解他,起码我们不是敌人,或许我们可以是朋友。我竟然第一次那么强烈的想跟一个人建立关系,这让我有一丝丝慌张。当然这一切都只是我回想起来的想法,事实上我,我成功把他从海里救起,带去了一家安全的酒店,那他安置好给了一套换洗的衣物和一些吃的。我实在是有点困了,goodnight diary。


Xavier's Diary

           日期:          天气:晴         心情:无奈

  一早上和Moria来到了CIA总部,像两位探员简单阐述一下关于变种人的出现和已经肖的计划等等,他们总是一副鼻孔朝天,背靠着椅背翘着二郎腿有一下没一下的整理着自己的袖口,我即便是不读取他们的思想我都知道他们的想法,大抵不过是荒谬和可笑,我不奢求他们相信我。我真为人类感到担心,如果民智还是如此不被觉醒和自傲,注定会被自然抉择选择抛弃。于是我问了问他今天想吃的派还有美国在土耳其的导弹计划……最后还是靠妹妹一个小变身吓呆了他们。噢,这种变异难道不美丽吗,我们不应该那么肤浅看待事物。万幸,坐在后头的一个黑衣人愿意帮助我们,约好了我们参观一个什么基地的时间。明天就是初步肖行动的时间,我和Moria还要去海域看看,试试事情能不能有所突破性进展,今天就先到这里了,晚安日记。

Xavier's Diary

日期:      天气:多云     心情:复杂

      今天闲来无事,我独自在酒吧开始搭讪妹子,一个长得还不错的女人向我走来,可惜我的“基因变异”的套路并没有俘获她的芳心,却意外获得了一个大资讯。后来谈话之间我读取了他的记忆,是个CIA特工,她特别认真的问起我,我曾经说的“大规模新人类变种人的诞生是不是真的。我在她记忆中发现了一个对这个世界不太友善的变种人组织,是意图利用美苏危机制造第三次世纪大战,利用核弹催生更多变种人。这个方案无意就是利用生命换去生命,我绝不能容忍这样的事情发生。Moria跟我说他们就要行动了,希望我也能帮助她,我答应了。明天需要去CIA总部见见探员,我大概需要好好休息才是,晚安日记上帝保佑。

Xavier's Diary

日期 10.31        天气:☀     心情:😱


     今天早上一踏出我的方面就被一个断头僵尸吓得心头一颤。它抱着自己头,兴奋的向我打了个招呼,伸手向我讨糖果。我才突然想起来今天是万圣节。但很糟糕的是这几天都一头扎在孩子们的课业里面,忘了给他们买了。就在我尴尬得不知所措的时候,Storm用风托着好几箱糖果送到我的跟前。感谢上帝,她真的是我救命恩人。我的孩子们看到我跟前的糖果分分跑到我跟前,有可怕的小幽灵,也有可爱的小女巫,总之不到十分钟在我跟前套糖果的队伍已经看不到尽头了。Storm道别的时候笑眯眯说期待看我晚上万圣节派对的装扮,我无奈的笑笑让她放假去了。事实就是我到了排队时间依旧没有派完糖果,也不知道Erik有没有来,他打扮成了什么。鲨鱼吗?如果是那可真的有意思。希望今晚不要做噩梦,goodnight diary.


Xavier's Diary

日期:   天气:晴      心情:😘


今晚难得不需要撰写论文,我带着妹妹去了街头那间喧嚷的酒吧。我想当喜欢这种热闹欢腾的气氛,更重要的是那边总有不少俏丽的姑娘。Raven看着我傻笑的样子白了我一眼说我每次都用“变异梗调情”也不嫌烦,我说她们不也没看穿嘛。Raven恨铁不成钢地瞪着我让我清醒一点,她们只是看上了我这副皮囊。这真是个让欲哭无泪的事情,我以为我的灵魂总归是有趣的。不管怎么样,今天我成功喝下了满满一瓶威士忌,感觉真的太棒了,就是现在有点酒精上头了,就先到这里了,希望我明天的早课不要起不来了。Night,diary.


Xavier's Diary

日期:    天气:晴      心情:😊


今天天气不算太好,雾都总是下着雨也算是习以为常了。早上在大学里演讲分享了一些关于我对基因突变的新发现,很多人都觉得很震惊,我不乏读到了不少人在我说大规模的能力突变已经开始的想法,他们认为这是相当荒谬的想法。但谁又知道他们看到在讲台上的那个人,正是这场人类变革的产物。也不知道变种人真正走入民众的视线里会引起怎么样的轰动,我只希望场面能和平一些。说起来呢,Raven今天脾气有点不好。哦不,她总是有点小暴躁,她并不需要怀疑自己,即便是与众不同的蓝色也是这造物主无与伦比的创造。好啦,她又在我臂弯睡着了,跟十年前一样可爱。就先写到这里了,我得把她抱回房间,被子得多盖两张,这样的鬼天气容易感冒。


【EC】太激动了,并不知道自己在写什么
(主要让你们看看结婚照)
落英般飞花落在你我的头上,并肩看着天地浩大。你我走过九世,离了九世,终得圆满。

九九归一为十,十为一,回到初遇的美好,没了彷徨。
九九归一为十,十为一,若无化为乌有,必将合二为一。

你许我一家,我还你一国。
你我你我,昨天已不复存在,
今天的我们,种下希望,如烟花空中炸裂瞬间的美好只是共愿的启程。

烟花灿烂只有瞬间,谁说美好没有永恒,
从今往后,没有歧视,没有欺压,没有战争。

这只是一个开始,但它的美好将不会结束。

我向你保证

Just look at what we had made.

It's a start — and a good one.

We are together,or we are nothing.

With each passing day,I fear it never will be

No more.

I have your word.

My Honey Baby —— My Best Man

#不到500字的意识流小短篇
#一直压着不知道为什么
#梗出自黑凤凰鲨美烂番茄访谈,一美在访谈过程中对法鲨突然说出 would you be my best man这句话,然后自己转移了话题。

would you be my best man(正道翻译是你是否愿意做我的伴郎)但我一直觉得意有所指所以……

James:Would you be my best man?

Michael:Sure.

6.6号那天是James的婚礼,Michael如约盛装出席了。记者都该到齐了,新娘子却迟迟未到,传闻是James的电影小助理,又或者是曾经搭档的女演员,没有人知道,保密工作做的太好了。所有人都期待着,包括James他也像是微笑着等待着那个命中注定携手白头的人。就在婚礼本该开始十五分钟后,宾客开始有些喧嚷,又或者担心新娘是不是出了什么岔子。James站在主礼台,已经挂着淡淡的微笑,没有紧张,没有担心,他微微欠身,他走下礼台来到第一排第二个坐位。

James:Would you be my best man?

Mcihael:I already have been .

Michael站起来,牵过他的手。迎着晨光步上礼台。巴黎六月的晨光灿烂但并不浓烈,白色的西装礼服外圈被镀上一层神光,像是上天送下祝福。他们笑得灿烂,手上日月型样的钻戒,在阳光下折射着独属的光芒,就像戒指的主人,相交辉映。

Would you be my best man?

他笑了笑,没有回答。

We Are A Family —— 中秋特别篇(贺文)

上一位 @Readytoescape

下一位 @亦风迟暮 (联文)

#与 @亦风迟暮 联文

#ooc全部归我

#还有一些番外后续发

#有辆小车和结局在下一篇文手那里

(对很过分你们要等一个小时看车)

#沙雕不正经小故事

背景:中秋前一天Erik想着他们金婚纪念日要到了于是给Charles砸了个运动场,结果把Charles砸瘸了

“Hank,Charles现在怎么样了?”Erik皱着眉头,火急火燎给Hank发去一条信息。他显然是不想打开这个男人的聊天框的,但是……

“显然……不怎么样!Erik,你脑门是被废铁砸了?谁会做出情人节送运动场这种奇葩操作。”不到三秒Hank的信息发了回来。

紧接着荧幕有弹出一条信息“还有Charles的腿都被砸折了,他刚刚很生气,他说要离婚受不了你这种自我中心不顾后果的性格。我说你也是上次搬金门大桥,虽然没有人受伤,但Charles通宵打电话给受损车主道歉赔礼,你也没长记性,这下好了搬了个运动场,还砸伤了他,我说你是真的活该。我们在温切斯特医院606号病房,别说是我说的,Charles不让我告诉你。我在陪他看医生你好自为之吧。”接着Hank的头像就灰了。过了好几分钟,聊天框也没再弹出过消息。

Hank轻轻关掉了手机屏幕,嘴角噙着若有若无的笑意。离婚Charles倒是没有说,他看起来如往常一样,但是他提起Erik这个名字,Charles总会刻意忽略,那他添油加醋忽悠一下这个审美奇怪的男人,让他吃点苦头,反正他们也不可能离婚,问题应该不大。谁让上一次和这一次赔款事宜都让他被迫加班了好几天,无奈爽约Raven,导致Raven已经不满了。

……这算什么啊!!!Erik把手伸进自己的自己发间狂挠,在发际线还没有上移到秃之前,他可能已经把自己抓成地中海。他觉得自己再不做点什么估计真的要完蛋了。

“Wanda?”于是他紧接着给大女儿发出一条信息。

正躺在斯莱特林休息室沙发上的女孩拿起亮起屏幕的手机

—————————————————

                                Dad

Dad:Wanda?

                                 Me:Dad?怎么了?

Dad:你能让你的猫

          头鹰给我捎瓶

          迷情剂吗?

                                  Me:???

Dad:我送你妈运动

          场结果不小把

         他脚砸了?

                                Me:?????😨

Dad:我得想办法让

          他继续爱我。

                               Me:Dad,乖乖认错吧

Dad:……                     

                               Me:  建议你现在赶去

                                         医院下跪。如果用  

                                          迷情剂,你可能看

                                          不到明天的太阳,

                                          我亲爱的爸爸。

                                   Me:对了,学校照顾中

                                           国学生全校今天放

                                           假了。

—————————————————

道歉吗?我明明不是故意的!Erik愤怒的手机摔在沙发上。“Pietro!!!我的头盔呢!我的头盔呢!”他大叫起来,突然有了离家出走的念头,于是去杂物室翻箱倒柜也没找到头盔的半点影子。

“Father?我以为你不需要那个了,我送给Groot他们当个纪念了。现在应该在太空。”Pietro打着游戏,头也没回的回应着他父亲略带怒气的质问。

“你怎么那么没用,Pietro?让你办的事全都搞砸?你能不能有隔壁Scott万分之一的稳重。”Erik像只被摸了尾巴的老虎,转身张开血盆大口就要吃人似的,意图把怒气全撒在他可怜的儿子身上。

“Hey,father.不管如何,是你砸伤的Charles,你不觉得你该做点什么而不是一味地指责我?”Pietro打游戏的手速并没有因为Erik的怒火慢下来一分。“赶紧去道歉吧,Charles会原谅你的,你的青蛙保佑你。”

就在Erik在大厅疯狂踱步三个来回之后,他披上门口挂着浅灰色的大衣,手挽一箱国际象棋急匆匆地就出门了。他路过花店顺手买了一束百合,几经周转来到了Charles的病房门口。他刚刚放上门把的手又抽了下来,他拍拍自己的大衣扯了扯衣服,深呼吸了一口气,把手重新搭在门把手,用力往下一压。进去吧,被骂就被骂吧!Erik闭着眼睛,他承认这是不可躲避的风暴。

伴随着一声轻微的开门声,Hank剥橘皮的手微微一滞,Charles给Hank交代学院事宜的交谈声戛然而止。Hank侧过头去,轻轻说道:“Charles?Erik来了。”

Charles本来平躺的身子侧翻过去背对着门口,闭上双眸,没有理会任何一个人。早在Erik在病房外他就知道了,甚至知道他带了百合和那副国际象棋,但他的身子还是下意识的僵了僵。

“咳咳,Charles我来看看你,伤势怎么样?”

……

病房一片寂静,Erik的话语就像往太平洋中央扔下一粒沙子,甚至连涟漪也不曾泛起就被淹没在无尽的寂静当中。

Erik看了看Charles的后脑勺,然后有些无助的看着Hank,Hank放下手中的橘子,耸了耸肩,对着Erik略带讽刺地笑了笑。

“Charles,学院还有点急事,我先走了。好好保重,Erik你照顾好Charles。” Hank站起来伏到Charles耳边,轻轻说了声对不起,抓起身边的公文包,走到Erik身边,狠狠剜了他一眼,步伐急切地离开了病房。我的老天爷啊,刚才的气氛可是真的够呛的。Hank边走边想着,果然还是早些离开的好,不然凝固的空气都要把我压得喘不过气了。可怜的Erik,好好收拾他自己的烂摊子吧。

Erik愣住了,他在门外的时候想过一百种Charles会责骂他的话语,却不曾想过会是一语不发,不理不睬。他搓搓鼻子,惺惺地走到Charles的面前。

“Charles,医院报告怎么说啊?”

“……”

然而他并没有放弃的打算,“Charles,你想吃点水果吗?”

“……”

“Charles,我不知道这个破东西会砸到你,对不起啊。”

“……”

“Charles你倒是说说话啊,我都道歉了。”

“……”

“Charles……”“Charles……”“Charles……”

…………

“够了,Erik!!!我够累的了,我想好好睡一觉!”

终于,就在Erik叨叨了将近20分钟之后,以耐性著称的Charles忍不住背对着Erik咬牙切齿地吼了一句。他是真的受不了,这个男人从一进病房他就一直努力忽视他,他觉得有点烦心,不想理会他,可是他就像蜜蜂一样嗡嗡嗡地在耳边飞来飞去似的,不想注意到都很难,更何况他就是那个砸伤自己腿的元凶——他的丈夫,Erik Lehnsherr。

“Charles?……Charles?Charles你终于愿意说话了。”

Erik虽然因为被吼了感到有点委屈吧啦,但是他嘴角微微一翘,他的计策生效了,起码Charles说话了,他就知道Charles一定受不了这样。

“我不打扰你了,你好生休息,我就坐在旁边陪着你。”Erik扯过一把椅子安在了Charles病床旁边,就这么看着Charles,看着那双揉进了璀璨星河的眼睛,即便里面传达出来的信息不太友善。他们大眼瞪小眼看了一分钟,伴随着Charles的一声冷哼和负气转身,结束了这样一场毫无营养的较量。

过了不到十五分钟,病房的门开了,是医生来寻房了。

“Charles?”Erik轻轻叫了一声

……显然他没有得到任何回应。嗯?睡着了?Erik转头看了看Charles。好吧,他真的实在是太累了。他承认自己心疼了,他总是自作主张没有考虑到别人的感受。他轻轻叹了叹起,重新给Charles掖好被角,起身朝站在门口的医生走去,

“你是?”

“我是他的丈夫。他睡着了,我能否了解一下他的情况。”

医生淡淡的看了他一眼,“算不幸中的万幸,左脚被压轻微骨折,右脚脚踝也有轻度扭伤。问题不算太大,等他早上醒了之后在做一次检查然后上固定支架修养一到两个月大概能好。期间不建议病人私自走路,不建议走路,需要照顾建议轮椅出行和每天帮病人按摩腿部肌肉,以免肌肉萎缩。”

“谢谢医生,我会照顾好的,。”

“明天早上做个检查,可以顺便办理出院手了续。”

“劳烦。”

不能走路,不能站立,需要人照顾。Erik看了看睡着依旧紧皱眉头的爱人,他走到床边,伏下身子,用大拇指轻轻揉开了他的眉头,有把大衣脱下轻轻盖在Charles被子上,掏出手机

—————————————————

                            蓝毛

Erik:在?

                                               ?:Hank

Erik:Charles让你

         照顾他你就说

         你没时间去外

         地了。

                                               ?:Hank

Erik:照我说的办买

          机票去越远越

          好带上Raven。

          没我通知不要
         
          回来。
                                                                                           
Erik:除非你不想跟

          Raven结婚。

          顺带帮我通知

          一下那匹傻狼,

          还有萨莫斯。

                                               行。:Hank

—————————————————

               闺女和狗儿砸(群组3人)

                                老爸,我跟老:Pietro

                                姐和Kurt打算

                                中国玩一圈。

Erik:行了知道了,

        Charles今天

        出院。照顾好

        你姐。

                              Dad,加油哄:Wanda

                              好Charles!

—————————————————

……

Charles揉了揉惺忪的眼睛,竟然睡着了,他想着,看了看白墙上挂着的闹钟,还不到八点。他只是记得跟Erik争论了两句,实在累得睡过去了。隔壁病房传来隐约不清的心跳机声,Charles轻轻支起身子,没有Erik那个家伙果然安静的诡异,他自嘲着笑笑,环视了一圈病房,却看到了他单手托腮,头随着呼吸扭扭歪歪的慌着像是要撞上床头柜一样。Erik?他竟然守了一夜没走……但是谁照顾的Lorna和Nina!Charles的心猛的一抽后又舒了口气,想太多了,宅子仆人自是不少的,只是他们一直喜欢亲自照顾子女罢了。医院的空调有点凉,Charles内心几经挣扎,还是把盖在他被子上的大衣,拎起来,不情不愿地甩在Erik身上。

“Charles?”本来睡眠浅薄的Erik,在大衣打到身上的时候,身子下意识地乍了一乍。

“你醒了啊,你别担心我,我不冷。你怎么样?要喝水吗,我去给你倒杯水。”这位睡眼惺忪的先生蹦起来,下意识拽住了掉落的大衣的瞬间想到,Charles果然还是在乎他的。

“呵。”Charles没有承认也没有否认,不耐烦的闷哼了一声有把身子背过去了。

Erik丝毫不受查尔斯语气影响,一边倒着水,一边兴冲冲的说:“Charles,医生昨天晚上寻房的时候你睡着了,他说你今天就可以出院了。但是两个月内,不能走要坐轮椅,我每天帮你按摩一下问题不是很大,等会就医生来在给你做个检查就好了。”

Charles没有理会Erik,他给Raven和Hank发了信息,正想去妹妹家借宿,却不料他们已经上了去往巴黎的飞机,又给Scott和Logan好几个人他们分别发了信息发现他们不约而同的都短时间内不在家。

“Erik Lenhnsherr!!!你干的!!!!”Charles好久不发这么大的脾气了,硬生生震得Erik倒水的水壶因为手一抖溅出几滴水。

“Charles,他们可能真的很忙。这跟我没关系。”Erik把倒好的水送到了Charles的唇边,临危不乱阵脚愣是地摆出一副可怜至极的模样眼睛睁的大大的,嘴微微嘟了嘟看着Charles。

Charles活了大半辈子,经过风暴巨浪洗礼,就愣是没想到这出。是他失算了,生生被对方将了一军,挡在前面千军万马组成的防线一瞬间溃不成军。

在经过一系列的检查之后,Erik推着Charles走出了医院,医院距离大宅不太远,Erik没有开车过来,只能推这Charles的轮椅回家。路过的行人时不时投来迷惑的眼神,坐在轮椅上的男子紧锁眉头,黑着个脸,但是推轮椅的男子仿佛是遇到了什么惊天喜事般,脸上的笑意藏都藏不住,有时候还饶有兴致的跟坐轮椅的男子说话,但是坐轮椅的男子几乎正眼都不看对方一眼。

伴随着钥匙转动门锁的咔哒声

……

(敬请关注 @亦风迟暮 的小车车)